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恶棍追击下的花季少女:妈妈的忍让换来什么?

2019-4-20 13:24| 发布者: ericqiu| 查看: 1286| 评论: 0

摘要: 2016年3月,河南焦作妇女杨玉芳找到本刊记者,讲述了她女儿的惨痛遭遇。据她称,2012年11月,她就发现女儿被人强暴,而她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名节最重要”。此后,懦弱的母爱在暴徒面前节节败退,她无数“忍让换平 ...


2016年3月,河南焦作妇女杨玉芳找到本刊记者,讲述了她女儿的惨痛遭遇。据她称,2012年11月,她就发现女儿被人强暴,而她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名节最重要”。此后,懦弱的母爱在暴徒面前节节败退,她无数“忍让换平安”的招数都无法与残暴抗衡。3年后,她的女儿被施暴者活活打死!

  

20岁的女儿留在世界上最后的QQ签名是:“我想解脱。

  

以下是杨玉芳的讲述。

  

2012年11月12日中午,40岁的杨玉芳忽然发现女儿有些异样。在服装厂打工的她以前午饭都在厂里吃,基本中午不回来。但这天她急匆匆跑回来,一头扎进自己房间,直到下午上班时间到了也没出门。3点多钟,杨玉芳敲门问她:“曹金花,你不舒服吗?”曹金花在里面含含糊糊地回答:“我有点头疼,吃药了,没事。

  

曹金花是个懂事的孩子。她1995年出生,家里还有一个小她4岁的弟弟。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为了供弟弟读书,初中毕业后她主动提出辍学。对此,杨玉芳感到十分内疚。她和丈夫都是河南焦作人,丈夫好赌嗜毒,已经把原本丰厚的家业全部败光。仅凭杨玉芳一人,很难供养起两个学生。看着年纪轻轻的曹金花成了服装厂女工,杨玉芳对她格外疼爱一些,经常对儿子说:“你姐为了你牺牲这么大,你将来可一定得对你姐好。

  

第二天早上,曹金花正常去上班。杨玉芳却发现,一切都从那一天开始不一样了。几天后,曹金花披头散发地跑回来,一进门就“呜呜”地哭,任杨玉芳怎么问,她也不肯说为什么。难道女儿被人欺负了?杨玉芳心里一紧。17岁的女儿已经落落大方,读中学就是公认的校花,住在这个破旧而市井的小地方,邻居的嘴都像刮风一样,如果不想成为各家饭桌上的谈资笑料,就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她决定悄悄到厂里面去问问。

  

晚上杨玉芳到厂里面一打听,顿时火冒三丈:有一个叫曹锦龙的男人经常来找女儿,如果她在工作暂时不出来,曹锦龙就开始站在门口大闹。门卫老头指着保安亭的破玻璃说:“这玻璃就是他砸烂的,他家里厉害,没人惹得起。”杨玉芳得知,曹锦龙曾经有多次犯罪入狱前科,他有妻子和一个5岁的女儿。听保安的口气,不仅曹金花怕,厂里负责人也怕。

  

还没有王法了!杨玉芳决定带女儿去报警。她回到家里找曹金花,曹金花正在自己房间换衣服,听见推门,吓得一哆嗦,赶紧拿衣服把身体遮起来。女儿以前不这样啊?杨玉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用力把女儿的胳膊扯开,发现她胸前、胳膊上竟然青一块紫一块!见再也瞒不下去,曹金花泣不成声:“我前几天被他那个了……他还打我……”杨玉芳心如锥刺。她这才知道,曹锦龙事后威胁曹金花:“你以后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弄死你弟。

  

弟弟曹磊当时正在读小学,是全家的命根子。曹金花回家后,就丢掉了当天的内裤,指望靠忍气吞声感动他停止作恶。可曹锦龙得寸进尺,这几天更加肆无忌惮地骚扰她。

  

杨玉芳本能地想到,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名节不保,这可怎么办?其次也很担心,像曹锦龙这样恶贯满盈的人,说不定真敢对曹磊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儿子要是发生什么不测,杨玉芳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就在杨玉芳魂不守舍、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丈夫曹渊林回来,明显精神亢奋。他告诉杨玉芳:“碰到了同村的曹锦龙,还请我抽了几口。”一听说对方就是曹锦龙,杨玉芳差点晕倒。听老婆说了前因后果后,曹渊林也很生气,马上去质问曹锦龙。曹锦龙辱骂道:“你哪里管这么多事?我没有骚扰你女儿,明明是你女儿喜欢我。”曹渊林肺都气炸了,当即打电话叫老婆和女儿过来对质。这时曹锦龙叫了几个人把曹渊林一顿暴打。曹渊林满身是伤地爬起来,也曾想过报警,可是一想到女儿被强奸,曹渊林怕丢人,走到警务室犹豫再三又默默回来了。

而杨玉芳最大的担心就是此事传出去对女儿名声不好,女儿很有可能会因此嫁不出去。杨玉芳立马开始殚精竭虑地给她找个婆家。同时杨玉芳叮嘱儿子,上学放学一定要与同学结伴而行。

  

2013年3月的一天,杨玉芳在外面收摊回来已是深夜,她发现女儿不在家,电话也打不通。凌晨时分,曹金花哭哭啼啼地跑回来。杨玉芳的头“嗡”一声大了:“曹锦龙又找你了?”曹金花哭着说:“他来敲门,声音特别大,我要是不给他开,他就在外面大喊大叫。

  

杨玉芳无法保护女儿,感到深深的无力!可悲的是,即便在这时,杨玉芳所做的,也只是加快给她找婆家的进程,而没有报警。

  

很快,杨玉芳在邻县给曹金花找了一户婆家。男方家境殷实,男孩随家人在焦作市区经营一家饭店,和曹金花见过几面,对她十分满意。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决定在2014年5月1日举办订婚宴。

  

其间,杨玉芳曾听到过曹锦龙打电话给曹金花,她明确告诉他,自己要结婚,希望他不要缠着自己不放。

  

4月30日早上,杨玉芳骑电瓶车去亲戚家走动,顺便通知他们女儿要订婚的事。等她回到家,发现女儿再次失联!杨玉芳急坏了,在当地,订婚宴的规模与婚礼相差无几,双方亲朋好友都要参加。女儿不见了怎么交代?她发动家里所有亲戚给曹金花打电话发短信,以死相逼,可是过了心急如焚的一夜,第二天女儿的电话还是一片无法接通的忙音。

  

早上9点多钟,女儿的婆家人敲锣打鼓地来上门。杨玉芳心里清楚,女儿多半是被曹锦龙掳走。她无奈地告诉“准亲家”:“曹金花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们还是退婚吧。”对方来了不少亲朋好友,遭此当头一棒,当即和杨玉芳吵起来:“就算退婚,也应该提前两家人商量,现在算怎么回事!”杨玉芳自知理亏,任对方七七八八地一算,一共在曹金花身上花费一万余元,加上这次兴师动众来订亲、礼品等费用,杨玉芳答应退给他们2万元钱。

  

5月3日,曹金花终于回家。杨玉芳看着她面色枯槁,想骂她又心疼,气得大哭一场。夜里,母女俩抱头痛哭。她们商量着,这次必须下定决心摆脱魔爪,母子三人搬家。

  

不料几天后的早上,曹锦龙忽然又来敲门。杨玉芳气极,开门便骂。曹锦龙一怔,扬手给了杨玉芳一巴掌。杨玉芳怎么也没想到,一家人被他欺负成这样,她步步退让,到今天他非但不领情居然还敢动手打她!曹锦龙骂道:“你今天要是不让曹金花跟我走,我杀你全家!”杨玉芳被打得蜷缩成一团,毫无还手之力。

  

打伤杨玉芳后,曹锦龙拽起已经蒙了的曹金花就走。杨玉芳艰难地爬起来,发现自己的额角被曹锦龙踢得鲜血直流,她一个人去诊所包扎。

  

当时她唯一的庆幸是,曹磊不在家,否则连小儿子都要被打。第二天,杨玉芳终于接到曹金花打来的电话。她哭着说:“妈,我在外面找了一份工作,暂时不回去了。”随后,曹金花再次失联。不料,曹锦龙的母亲忽然找上门来。她进屋就责备杨玉芳教女无方,勾引她的儿子不走正道,让她赶紧叫女儿离开曹锦龙。杨玉芳气得两眼发黑,她一把捊开衣袖,给对方看她被曹锦龙殴打的淤青:“看看,这都是被你儿子打的,他还要杀我全家,你们再这样欺人太甚,大不了鱼死网破!”曹锦龙的母亲自讨无趣,只得离开。

  

杨玉芳每每想到女儿正在遭受的一切,都心如刀绞。曹渊林也很痛心,几次试图从曹锦龙那里得到女儿的下落。2014年年底,夫妻俩多次到焦作市区找过女儿,无数次拨打女儿的电话,却一无所获。

  

2015年年初,曹渊林吸毒被抓,被送到焦作市某戒毒所强制戒毒。三个月后,下落不明的曹金花忽然打电话给杨玉芳,她在电话里欣喜若狂:“妈,曹锦龙被抓了!”原来曹锦龙因寻衅滋事被警方逮捕,判处6个月有期徒刑,曹金花终于脱离了魔爪!杨玉芳喜极而泣,让她赶紧回家。曹金花到家已是半夜,虽然灯光并不明亮,杨玉芳还是看到女儿脸上有旧伤。她心疼地抚摸着女儿,哭道:“明天咱娘俩就去外地,让他再也找不到咱们。

  

第二天一早,杨玉芳把儿子托付给自己的姐姐照顾,她带着女儿来到北京。几经辗转,杨玉芳和曹金花在一家工厂找到工作。母女隐姓埋名、勤扒苦做,每个月可以存下3000元钱。

  

工厂的宿舍很破旧,母女俩住在一起。杨玉芳这时才知道,被曹锦龙掳走的这段时间里,女儿被逼在外面卖淫。只要曹金花稍敢反抗,就往死里打。母女俩一起洗澡的时候,曹金花给母亲看她臀部、背上被打伤的痕迹,还有烟头烫的痕迹。“他用烟在我身上摁灭,我疼得嗓子都哭喊哑了。”听着女儿的诉说,杨玉芳浑身颤抖、泪流不止,她后悔女儿被强奸后没有马上报警。

  

逃离曹锦龙魔爪的半年,是母女俩仅存的幸福记忆。她们一起干活、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给曹磊打电话时抢着说话,杨玉芳筹划着,在北京找个踏实可靠的小伙子把女儿嫁了,家庭条件都不重要,只要对她苦命的女儿好,她就心满意足。

  

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曹锦龙出狱后,再次阴魂不散般找到了曹金花!原来他通过曹金花的一个小姐妹弄到了曹金花的手机号用微信手机定位找到她的大致位置。于是他来到北京,在曹金花打工的地方转悠。

  

2015年11月,曹金花和一名女工一起逛街,一出门猝不及防撞见曹锦龙。她吓得一声尖叫,调头就跑,曹锦龙三两步追上她说:“曹金花,你要是不跟我走,我一定会杀了你弟弟,还要等你爸出来引诱他吸毒。到时候你知道后果……”

  

曹金花当场号啕大哭。她也大约在那个时刻决定,回到焦作,哀求曹锦龙放过父亲。

  

12月27日,曹金花对母亲说自己的胃不舒服,又正好赶上老家的同学结婚,要回去休养几天再过来,杨玉芳千叮咛万嘱咐之后将女儿送上了火车。28日凌晨,正在熟睡的杨玉芳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电话那头竟然是曹锦龙:“我把曹金花的头打破了,现在她在医院里抢救,有生命危险,你赶紧回来看看吧!”杨玉芳惊得一下子从床上滚落下来,曹锦龙声称打她的理由是因为曹金花在外面谈恋爱。杨玉芳欲哭无泪,连夜赶回家。晚上七点多,她终于在医院里看到女儿。此时,浑身插满管子的女儿已经全身是血、惨不忍睹,被医院宣布脑死亡:颅脑三级损伤,鼻骨骨折,颅底骨折,头骨塌陷,全身骨折多达16处!29日晚上9点,曹金花被拔掉呼吸机宣布死亡。之后,曹锦龙向焦作市某区刑警大队投案自首。

  

杨玉芳痛不欲生。一再对人说,如果最后知道女儿在威胁之下又回来见曹锦龙,她一定会报警。

  

曹金花的QQ签名上只有一句话:“我想解脱。”那是她在北京见到曹锦龙之后留下的。曹金花死后,警方的询问笔录显示:案发当晚,曹锦龙先是用铁板凳,后抡起床头柜,朝曹金花的头部猛砸。杨玉芳伤心地对本刊记者哭诉:曹金花被迫卖淫,还不断地受尽他的暴力虐待。她才不到20岁啊!

  

2016年1月30日,被强制戒毒的曹渊林回到家中。此时,杨玉芳躺在病榻,曹磊无奈辍学。面对指责,曹渊林也以泪洗面,但这个悲惨的结局,却再也无法改写。该案犯罪嫌疑人之猖狂令人发指,理应接受法律严惩。杨玉芳前文所述的曹锦龙强奸和组织卖淫等犯罪行为,还需要公检法机关出具结论。鉴于该案至今还未宣判,我刊咨询了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欧先生,他认为:根据杨玉芳的控诉,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杀人罪,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罪和强奸罪,数罪并罚,如果经过法院审理罪名成立,很可能判决死刑。武汉夜生活

  

[编后] 然,逝者已逝。纵观本案,受害人忍让之无限更令人扼腕。中国人从小被灌输忍让的观念,成长中遇到困境,也是万事让为先。然而,活着,戾气之风,危险之境无法避免,作为父母,在子女遇险,遇恶时,如何运用智慧,运用法律武器保护,才是每一个家庭亟待解决的难题,关乎生命的拷问和哲学。父母面对恶,自己懦弱求全已是纵容犯罪,要求受害子女再去苟且,其恶在某种程度上不逊于犯罪。合肥女孩周岩被官二代毁容至今已过去了5年,她在五年地狱一样的生活中也最终悟道:一味忍让是毁灭我人生的根源。恶没有底线,避免类似悲剧再上演,就必须拿起法律武器,以法治恶。这不但是保护自己,更是对整个社会的担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